快捷搜索:

二审维持一审死刑判决,张扣扣律师:他蛮在意

原标题:二审维持一审死刑判决,张扣扣律师:他蛮在意这个世界对他的看法

文|高佳 实习生 马延君 朱珍珍

编辑|林鹏

4月11日,张扣扣故意杀人、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二审裁定驳回上诉、维持原判,对张扣扣的死刑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。

今年1月8日,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张扣扣案并当庭宣判,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、故意毁坏财物罪,合并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张扣扣代理律师邓学平表示,在二审的庭前会议上,对于张扣扣作案时有没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问题,是合议庭归纳的争议焦点之一。

二审庭前会议时,辩护律师申请对张扣扣进行精神病鉴定,随后被驳回。张扣扣家属又委托3名精神病法医鉴定专家,对张扣扣的精神状况进行鉴定。

由北京正慧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的《正慧科鉴中心(2019)咨字第5号法医精神病学书证审查意见书》认定,张扣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,作案时有急性应激障碍,控制能力减弱,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。邓学平开庭前向法院寄出了上述意见并向法院申请3名专家出庭,出庭申请被法院驳回。

今日庭审时,审判员宣读庭前会议报告称,检察机关认为,张扣扣作案前、作案中及作案后思维清晰,精神状况正常,对自己行为有辨认和控制能力。且其父系、母系亲属均无家族精神病史,张扣扣本人也无精神病既往史。辩护人申请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鉴定无事实依据,建议法庭予以驳回。合议庭经评议,决定采纳检察机关的意见。

二审庭审上,上诉人张扣扣到庭。图片源自陕西高院官方微博。

“他蛮在意这个世界对他的看法”

《后窗》:从事发到现在,张扣扣心态有没有变化?

邓学平:没有变化。对一审的结果,他肯定不满意,但是他做好了各种准备,已经什么都能承受。一审开庭前我就问了,如果结果不好会怎么样,他说“我能够面对”。他的原话,叫“视死如归”。他自己对于二审的结果预期,也挺清楚的。

我总共会见了他四五次吧,我们俩从不了解到相互建立信任,但是他的精神状态没有改变,他在里面很乐观,非常乐观。

《后窗》:这个乐观具体是怎样的?

邓学平:没有对死亡和未来的恐惧。他讲话有说有笑的,很自然很正常,绝非虚言。看守所在一审开庭前主动出了一份情况说明:自入所以来服从管理,听从指挥,认罪伏法,态度乐观——特别提到“态度乐观”。

他这种乐观体现在很多方面。第一次跟他见面,聊了十来分钟,他问我,邓律师,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你想象的不一样?你不觉得这种话问出来显示人很放松吗?还有心聊这个事。

我上一次庭前会议见他,他又跟我聊了四川的刘汉案。他觉得刘汉在法庭上一把鼻涕一把泪,是贪生怕死。他说,我绝对不会认错。

《后窗》:他还是很有自己的逻辑。

邓学平:对,他行为逻辑很简单,很能自洽,他自己那套逻辑,就是他深信自己的价值观。他一审当庭公开说的,“我为母报仇天经地义,我没做错”。

《后窗》:从你最早开始接触他,一直到现在,他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后悔吗?

邓学平:他没有表现出后悔,但他也有感性的时候。他给我讲他小时候看到他妈妈遭遇的时候,讲着讲着就流泪了。第二次会见的时候,他也哭了,因为第一次会见时,我说网友给他写了“传记”,他很好奇。第二次会见我打印出来,他自己拿去看,哭了。他蛮在意这个世界对他的看法,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,他有一套自己的价值观。

《后窗》:一审判决下来的时候,他的反应是怎样的?

邓学平:应该在他意料之中,他并不意外。正常死刑犯就这样的,没法站立,浑身发抖,甚至脸发白,精神紧张,人顿时就瘫了。他是好好的。

开庭前我见了他。他说,邓律师,明天开庭,我猜你今天肯定会来。他特别问我,上次带的助理为啥没到,还问助理叫啥名。我说啥意思,他说人家帮我了,我总归要记住人家的名字,有恩报恩哪,我虽然做不了什么,但是我要记住人家。

2019年1月8日一审时,被告人张扣扣在庭上。图片源自汉中中院官方微博。

“‘专家审查意见’不是鉴定意见,法定的证明效力是比较低的”

《后窗》:张家委托专家做的这个“专家审查意见”在法律上有效力吗?

邓学平:一般来说,司法鉴定得出来的证据叫鉴定意见。鉴定意见是我们国家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的证据种类。鉴定意见必须要由司法机关委托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依法出具。

家属没有权利委托,只能请三个专家出一个专家审查意见。这不是鉴定意见,所以法定的证明效力是比较低的。它只起一个作用——让法官对张扣扣的精神状态产生质疑,从而帮助法院启动精神鉴定。

《后窗》:但是检察院、法院都拒绝了。

邓学平:对。检察院不同意,法院认为(他)没有(精神障碍),就驳回了。

一审的时候因为时间比较紧,我们当时申请鉴定被驳回,当庭我们再次申请,也被驳回。一审判决之后,时间相对充分一点,家属就做了这个工作。

《后窗》:一审的公诉书认为,张扣扣其实是用“为母报仇”做幌子,来宣泄他生活的不如意。

邓学平:生活的不如意是事实,但这就像一个润滑剂,强化了他去为母报仇的心,这么描述会比较准确。为啥他不杀别人呢?他这么多年当保安、操作工,没跟人发生过任何打架斗殴的事,他不如意,他随便找个人都可以杀,为啥要杀那三个人?还有王正军的妈妈当时在现场,他也没杀,他说了,这个事跟你没关系。

他反复强调男人要有血性之类,当年妈妈死在他怀里的时候,他仰天长啸说了一句话,他说“我不为母报仇,就是狗x的。”张扣扣在入伍的时候,入伍原因他填了“为母报仇参军”。后来部队给他做思想工作,说你这入伍动机不单纯,让他改了。他在杀完人以后,很多村民都听到他说了一句话,“等了22年终于把仇报了”。

《后窗》:此前,张扣扣称,坚持上诉是因为他觉得1996年他母亲那个案子判决不公。现在他是怎么看的?

邓学平:他认为是判轻的,对方实际服刑3年11个月20天。 王家也没给他们道过歉,不仅没道歉,而且还说些难听的话,对张扣扣有挑衅行为。

《后窗》:他心里感觉过不去的坎,就在这个地方?

邓学平:对,所以他见到王家人,见到王家老三,情绪就不行了,控制不了了。

《后窗》:但是陕西两级法院此前出了一份对1996年审判结果的说明,通过证据证明当时的判决没有问题。

邓学平:判决不违法,但你当时要做好一个心理疏导,你要释法说理,不是说判决一两张纸一扔就没了,你得有人给被害人家属做工作,是不是?

张扣扣常年锻炼,每天做一百个俯卧撑,在监狱里还在做。他反复强调男人要有血性。图源网络。

“不少人同情张扣扣,但他的行为不应该被效仿和鼓励”

《后窗》:他在看守所状态怎么样?

邓学平:他跟我说,有的人进了看守所就开始混吃等死。我不一样,我会过好每一天,每天做俯卧撑、锻炼身体、看书。他看军事历史人文(类)的书,比如《艾森豪威尔传》。

会见完以后,把他送回去收监。收监的时候,嫌犯要对着了望塔的人喊一声“报告”,让人家知道你是回去了。他大声一喊,声音一听就中气十足。

我最近一次会见他的时候,在管教的办公室里面看着监控,里面就看到他在活动,人家都一动不动坐在那,他在跳啊,扩胸啊,一直在运动。

《后窗》:你怎么评价张扣扣?

邓学平:他不是除夕中午12点杀的人,大年初二去投案自首吗?在一审开庭的时候,我问他,杀人那天下午干嘛去了。他说,这是他最后一个除夕,他想最后一次看看人间的烟火。

这话至少把我感动到了。他那天晚上就在镇上河边,看人家放烟花。他说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,浑身放松。他从前心里一直有块石头,那时石头终于落地了。他就看着烟花,心里平静下来了。

我觉得他作为一个底层的民众,他有他的局限。他文化程度不高,视野有限,生活在最底层,所以他有一些固有的价值观。这些价值观实际上不被我们的主流文明所认可。比如,如果是我,我肯定是用法律手段去解决问题,但他用自己的手段去解决问题,而且确实是杀了三个人。不少民众同情张扣扣,但张扣扣的行为不应该被效仿和鼓励。

《后窗》:他有讲过,还有什么遗憾或者未完成的心愿吗?

邓学平:这次开庭前会见,他的态度就是,不认错。我问他,不牵挂家人吗?他说,他姐姐能照顾好爸爸。他从小跟妈妈(关系)好,姐姐跟爸爸好,小时候见过爸爸把妈妈按在地上打,他一直跟爸爸不亲近。

张扣扣案基本案情:

2018年2月15日中午,陕西汉中南郑区男子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及其两个儿子王校军、王正军,先后杀害。随后,又用汽油燃烧瓶将王家一辆车点燃。张扣扣随即逃离现场。2018年2月17日,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。

案发后,张扣扣称自己是“为母报仇”。

1996年8月27日,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因琐事与王正军等人发生冲突,在冲突中,王正军用一根木棒猛击汪秀萍的头部,汪秀萍当晚身亡。当年12月5日,陕西南郑法院一审认定时年17岁的王正军犯故意伤害(致人死亡)罪,判处有期徒刑7年,由其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赔偿张家经济损失9639.3元。22年后,年已35岁的张扣扣,持刀杀害了王自新父子三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